• 0 

    朱军携新婚妻子助阵主持人大赛

    此贴已被管理员屏蔽!

        Miyo。

  • 0 

        Miyo。

  • 0 

        工会

  • 0 

        工会

  • 0 

    朱军回忆首次上春晚:像小公鸡一样想搏关注

          近期央视,不仅有主播转行大学教授,教书育人;更有主播转作娱乐主持,畅谈八卦;而著名主持人朱军近日竟也不甘寂寞改行当起“歌手”。7月28日,武警山东总队的官兵们为庆祝第87个建军节举办“八一军旗红”文艺演出,演出现场朱军忍不住上台过了一把歌手瘾。随后,朱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,别人“应邀”来,自己是“硬要”来,“八一建军节快到了,想用歌声为战友们送上一份祝福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  谈90后: 宁愿得罪司令也不得罪90后

      上午,和官兵们一起观看文艺演出后,下午,朱军为武警官兵们作了一场名为“追梦人生”的主题演讲。演讲结束后,年轻的士兵纷纷向朱军提问。一位女兵表示,作为90后新兵,常常会听到很多褒贬不一的评价,不知作为60后的朱军如何看待90后?朱军表示,“说这种话的人一不智慧二不豁达。年轻意味着财富,年轻有无限可能。我觉得90后可能缺少一些历练,但你们有智慧。90后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,这个世界总有一天是你们的。”

      一位女班长表示,自己学历不高,不知退伍后怎么办。朱军说,当个好兵和你的学历一点矛盾也没有,而且现在获取高等教育的途径有很多,在军营里一样可以学习,“我和你约定,只要两年后你拿到大专文凭、五年后拿到本科文凭,我就亲自送你一幅我的画。”“我做人有一个原则,‘宁愿得罪司令,也不得罪90后’。”朱军幽默地说。

      谈春晚:第一次上春晚状似小公鸡

      “您第一次主持春晚的时候压力大吗?”和其他士兵关心的问题不同,一位老兵显然更关心“八卦”。朱军说,自己第一次站上春晚舞台时,就和小公鸡一样,伸长了脖子想引起大家注意,“我挺不愿意回头去看那时候的自己,因为那时的我脸上就写着功利两字。我太想成名了,想抓紧站在舞台中心,站在赵忠祥的位置上,让他回家。十八年过去了,如今我在舞台上更多了一份从容和淡定,现在让我站在哪里都可以,甚至有时候还想要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。人是需要一点经历和历练的。”当然最后,朱军还是霸气表示,“因为我站在哪里,哪里就是舞台的中间。”

      最后,作为一名老文艺兵,朱军和驻扎在深山中的淄博某中队士兵分享自己的经验,“你们的演出比国家大剧院的那些演出都要令我感动,你们的表演真挚、真实。我当兵的时候,去高原慰问演出,那时刚流行架子鼓,但根本没钱买啊?我就自己组装,声音也不比别的差。所以无论条件多艰苦,只要有心都可以做到。”

      谈生活:儿子未来由他选择

      “山东的兵忠诚、豪爽、直接,我身边的好多工作人员都是山东人,像我的助理就是山东退伍军人,和他们在一起让我感到安全和信任。”朱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。

      近日,有关儿子朱思潭“主持”小学毕业典礼继承父亲主持天赋的新闻让爸爸朱军和儿子火了一把。对此,朱军透露,孩子的路会让他自己选择,不会刻意培养他什么,“他小时候,不想让他在媒体前曝光,现在他已经是少年了,我就不太再去约束他。这个事情很简单。他小学毕业,我觉得也没给他们学校做过什么,正巧他们学校50周年校庆,我就自告奋勇来主持。没想到他们校长却说,那你能和朱思潭一起主持吗?所以我们俩就一起上了。”

      近几年,央视主持人纷纷离职让外界十分关心。朱军表示,“说离职潮有点过,央视有400多位主持人,离开的就那么几位。对于他们的离开,没有人可以说三道四。当然,也有大学邀请我,但我觉得我够呛能做得了,那是育人不是种树,不能随便。”随后,当记者问及会不会去部队中多做演讲时,朱军则表示,肯定会多来,“今天我不就来了吗?”。而对于大家关心的董卿可能离开春晚舞台,谁将搭档自己的话题,朱军则表示,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。

        工会

  • 0 

    朱军:人到五十有很多困惑 希望当演员拍影视剧

    “杜蘅情怀——朱军绘画作品全国巡展·西安站”昨日在西安美术馆开幕。在西安这座朱军熟悉的城市,身为西安女婿的他说举办画展的心情就像是考试一样。

      作为央视主持人,朱军的人缘从画展嘉宾就可以看出,5月在中国美术馆的首展上,除了赵忠祥、倪萍、白岩松、朱迅这些演艺界的好友之外,艺术界的刘大为、范曾、邵大箴等大腕儿也前往捧场。而在昨日西安站的开幕式上,包括刘文西、王西京、崔振宽、郭北平、郭达等人都来到现场。对于西安站朱军也相当上心,在开幕式前一天就亲自在现场进行布展,对于今年五十岁的朱军而言,绘画意味着另外一个人生,正如他所说:“我开始在绘画中寻找我的精神世界,开始学会与艺术独处。我希望把一个中年人的责任留给电视屏幕和真实的生活,在丹青里做一回少年,肆意挥洒,按照天马行空的精神画出一个我不曾经历的世界,画出我的执著,给我另外一个人生。”

      来到西安多次,这次像考试一样

      华商报:这是你第几次来西安了?

      朱军:那来得多了,我是西安女婿,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,那时候我在兰州军区,经常来这里,驻陕的部队我基本都去过。

      华商报:那这次在西安办画展,亲朋好友来的肯定多吧?

      朱军:这次热闹是热闹,但和此前来都不一样,总是第一次带画来到陕西亮相,陕西作为文化大省,有那么多知名画家,来到这个文化重地,就像考试一样。

      华商报:你和陕西的画家有交往吗?

      朱军:刘文西是上我主持的《艺术人生》栏目不多的画家之一。到现在为止,画家上栏目的差不多也就五六个人。王西京老师我们也经常有来往和联系。

      华商报:你的西藏人物画让人印象深刻,你怎么看人物画与花鸟画之间的区别?

      朱军:我觉得这两个领域所承载的内容、表达方式不一样,目标都是一样的,首先它传递着美。中国画应该是哲学的、诗性的、书法的。这个无论在人物画还是花鸟画中都有所呈现。人物画是从人物的眼神、构图,主题的设计中直接表达你的情感。花鸟画通常在中国传统意义上,被称为文人画。两者都是在承载作者对自身内心情感的表述。

      人到五十,我还有很多困惑

      华商报:你的画展起名“杜蘅情怀”,你追求的是怎样的情怀?

      朱军:我觉得人区别于动物最重要的就是情怀,无论到任何时候,都需要有情怀。刚开始我初定的名字叫若木情怀,它和杜蘅都出自楚辞。无论若木还是杜蘅,都是大自然中的植物,它不起眼,甚至于弱小,到处都是,但很丰富,生活中离不开它。这样一种情怀挺符合我的内心,很多人觉得这些年我一直在风口浪尖上,这种经历让我喜爱水往低处流的博大。前些年一直在追随人往高处走的快意,但高处不胜寒,只有走到那儿才知道那里的孤独和寂寞,到现在这个年龄,更希望有水往低处流,达百川的状态。

      华商报:西安是你画展出京后的第三站,在北京首展闭幕的时候你说自己绘画生涯刚刚开始,几个月过去了,你有什么感受?

      朱军:好多人说你在中国美术馆的画展,打一开幕亮相那天,就向人们释放一种你打算华丽转身的信号。有些东西是自然而然的,我从没说过我要离开主持的舞台,我到目前为止还不自信,说我当画家会当得很好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载体,能够承载你当今的思考、现在的情怀。

      画画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对外张扬过,人到五十所谓的知天命之年,我依然觉得别说知天命了,可能连不惑都不是,我还有很多困惑。我希望通过这些作品表达内心的状态,通过绘画这种方式,让自己修炼成一个宠辱不惊、把稳自己舵的状态。

      你画着画着就会知道,它真的可以安慰困顿的你我

      华商报:你的这次展览想以哪种方式呈现,能否总结你绘画的风格?

      朱军:我还真没这么想过怎么呈现,包括风格这个事情我都没想,也不用去想,你只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去做,朝着自己内心的感受去做。

      无论从家庭的背景,还是成长环境,我还是偏传统一些。你看我的东西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敦煌壁画、永乐宫壁画,包括87神仙卷,我是从传统中来。这是老祖先留给我的密码,破解这些密码的方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耐下心忍住寂寞,一笔一画地去临摹,你画着画着就会知道,它真的可以安慰困顿的你我。

      有时候你觉得这段时间挺迷茫的,找不到自己,静下心来,到老祖宗留下的优秀传统中找,你一定能找到,一定能感受快乐。

      华商报:08年你成为范曾的关门弟子,在拜师前后你感觉有何变化?

      朱军:我是觉得先生不光是教我画画,大家看到我的画和他的画从风格上差得挺远。他更多是引领你走进中华文化的精髓,他用一生的经验告诉我,从不告诉我某一笔怎么画,而是告诉我这张画的场在哪,气象在哪,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

      夹起尾巴做人都不够,要把尾巴夹折了做人

      华商报:你是个特别擅长交朋友的人,甚至可以化敌为友,你的秘诀是什么呢?

      朱军:我还是两句话,说白点,就是别人敬你一尺,你敬人一丈。人在社会中相互帮扶,一时的高下不叫高下,一辈子的高下才是高下。你真诚地对每个朋友,大家也一定会真诚对你,你觉得比别人聪明,你老抖机灵,那比你聪明的人多了。

      还有一句话,我这些年来一直要求自己,“当别人拿你当回事的时候,你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,当别人不拿你当回事,你一定要把自己当回事。”

      华商报:那现在你还有危机感吗?

      朱军:有,危机感对我来讲是每时都有,包括在主持人这个行当中,你不走在山巅,不会知道这个地方的寂寞甚至于恐惧。当你担的事情越来越多时,你会没有了当时的兴奋和激动,说好听点是不辜负人家,说难听点,叫别对不起自己。随着关注度越高,你的一言一行,都可能被误解,你又没有机会给所有人解释。你能做到的只有小心点。我经常说,夹起尾巴做人都不够,要把尾巴夹折了做人。

      华商报:现在那么多央视主持人辞职,你有没有想过改变?

      朱军:除了绘画之外,在我心里一直有挺大的愿望,希望能拍一部电影或电视剧。我对自己的表演颇有自信,我演员出身,进入央视之前也拍过电视剧。一直希望能塑造一个在生活中这辈子都不会成为的大英雄。但中央电视台到目前为止,对主持人有明确规定,既然端着这碗饭,就要听东家招呼,你现在让我不端这碗饭我做不到。而且从良心上讲,它成就了我,没有主持人这事业,可能有人说我画得不错,但绝不会有这么多人。

      当然我希望多少年后,人们再说起来,说那个画家朱军还当过主持人,那当然更好了,这种转换是自然而然的,我更欣赏凡事努力争取,而顺其自然的状态。

      华商报:对华商报西安的读者有什么要说的吗?

      朱军:西安的朋友们,没事来看看西安女婿的画画得怎么样。

        Miyo。

  • 0 

    朱军:10月21日午夜金评

    此贴已被管理员屏蔽!

        Miyo。

  • 0 

        Miyo。

  • 0 

        小K

  • 0 

    朱军兰州办画展 水均益孙茜助阵(图)

    此贴已被管理员屏蔽!

        小K

  •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   第1页/共3页 

发表新帖

本吧信息

吧主:

小吧主:共 0
吧务:共 0
目录: 主持人

企业会员 我要推广更多>>